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戴客 首页 科技观点 互联网 查看内容

疫情之下:口罩问题可能导致2月10日无法开工

北极蚊子 2020-2-5 20:41

一、口罩在疫情期间将一直无货而非缺货


前文分析过国内的口罩产量问题:

《统计数据之下的疫情:普通人关注的三件事


其中关于口罩的结论概要如下:

1、2019年,全中国的口罩产量是:50亿个,平均每天生产1369万,其中医用占比仅54%,也就是737万/天;

2、按照工信部部长的信息,全国开足马力生产,我们可以达到2000万/天,这已经是去年生产量的近3倍。

3、中国口罩产能已占全世界的50%,加上各国限制出口措施,所以通过进口解决的措施简直杯水车薪。

4、按极端理想的算法,目前每天的需求是1.8亿,最最最理想的情况下,要实现平衡,每个人需要6天才能出一次门,或者,平均每个口罩用6次


此外,我查询一下新建口罩生产线的新闻,只有海南、郑州等寥寥无几的报道,说明国家尚未开始大批量新建生产线(毕竟要考虑疫情过后产能过剩的恶果)。同步考虑新建工厂与生产线,最快也需要按一个半月计算;我们还要再考虑到如果真的要扩大6倍以上的产量,这将是一个怎样长期而浩大的工程。

为此,供应赶上需求的时间,将以一个季度以上计算。


此外,很多人都听到口罩产量现在由国家接管来,但更为具体的是:据某口罩厂家的说法,2月8日之前的口罩所有产量都将被ZF接管。


可见,口罩的紧俏在疫情期间将一直无法缓解。

幸好,或多或少,目前各家都库存了一些口罩存货,然而从各处告急的情况来看,很多家庭的存量支撑恐怕不足一周。



二、2月10日能否正常开工


很多事情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把劳动人民当做一个人,一个有最基本的自身安全需求的人来看待。


如果,明天你要上班了,你需要挤公交、挤地铁,但是你没有口罩了,你会不会每天恐慌地去上班?

如果你上班期间感冒发烧了,你会不会赶紧去医院挂号查查,医院会不会爆满?人们看到医院爆满会不会恐慌?

另外,你作为企业主,看到一群人在办公室,会不会担忧员工在工作期间染病导致高额的工伤支出?


要清楚,冠状病毒与SARS不同,潜伏期长,导致无法用测量体温的方式完全排除感染的病人。


这就将是恐慌的星星之火


而这一切的恐慌,都将引导企业与员工需求一个成本最低的解决方案:买口罩。这都将进一步使得口罩无法被居民买到,毕竟企业的购买力量相对于居民还是要强一些。


但是,口罩的产量我们已经分析过了,总量就是不够(目前光满足湖北都不够),即便仅仅供办公室白领每天使用都不够(毕竟一旦上班,一天一个人要消耗1-2个口罩)。为此,恐慌将得不到解决方案,得不到缓解,那么只会导致更大的恐慌


所有的一切,最后汇总,呈现在政府面前的,就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如何分配有限的口罩。



那么,如果你是ZF官员会怎么办?


第一,肯定是控制口罩生产,以便于统一分配,这一步已经做好了。


第二,要扩大生产线。

1、扩大生产线,因为口罩限价,所以利润有限,民间资本不一定愿意进来,毕竟疫情过后,这个生意无法继续,工厂跟生产线就废弃了;

2、如果让政府投办,则需要判断一下疫情的发展情况(免得建好了疫情结束了),毕竟这将是一个季度的工作量,还将涉及工厂招标建设生产管理等一系列的问题。

3、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有同类生产线的厂商改为生产口罩,这一步我们也可以看到新闻,但还是少数。


为此,在生产这一端,我们看到的情况是“边走边看”的,在大规模恐慌爆发前或者至少在2月底之前,估计很难有大刀阔斧建厂的手段出来。(那些没有口罩工厂的省份,预计会率先新建工厂,但这一个事情至少一个半月)



开源节流,开源有难度,就要节流了。

第三,劝诫居民少出门,重复利用口罩;如果劝诫无效,便类似杭州实现强制管理。


杭州的管制措施


在杭州的朋友说,现在实行封闭管理了:一户家庭一周只允许出去3次,每次一个人。这应该是统计了目前口罩的库存数量做的第一步调整了,其它省份的政府恐怕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做个对比,目前杭州的确诊病例是132例,而北京、广州、深圳、温州、长沙的确诊数据都要高于杭州了,由此导致的群众恐慌程度类似(毕竟当地政府无法说服群众说危险系数低,毕竟有杭州先例)。同时,这些地方的朋友也跟我说买不到口罩了,可以推测这些城市的管制政策如果不尽快出台,口罩按照目前消耗速度下去,将最终迎来无口罩又不得不出门的群众恐慌。


前些天,上海社区发口罩,一户可以领取5个,这在平时未上班之时还能坚持2-3周,但如果上班,一天消耗1-2个的话,一周将消耗完。


在我看来,限制家庭出行的政策出台,可能区别只在于政府的反应速度的快与慢。



市场的方法


除了政府行政安排,我们还有市场这只隐形的手。

我们推衍一下如果2月9日要恢复上班上学,我们假设政府会如何取舍:

1、学生对经济的影响小,可以优先推迟。

2、城市基础运作的核心岗位优先复工(大部分国企,口罩供应可以优先)

3、高经济贡献值的行业、企业优先复工;低经济贡献值的行业往后依次排序。


当然,针对第3点政府不可以明文规定,因为会有职业歧视的道德风险,但是可以通过市场的力量来解决,那就是规定:

复工的企业,必须每天给员工发一个口罩!


这就形成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复工的企业自行寻找渠道购买口罩(往往是高价购买),那么最后流露到市场上的口罩因为高价,便会流向高经济贡献值的行业、企业。这便是一种无奈之下的不得已的方式。


所以,可以推测:2月9日能否复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公司能不能买到口罩。这也是检测你们公司是否具备高经济贡献值。



三、赌:疫情在2月9日前开始下降


其实,所有人都在赌,或者说怀有一个希望,那便是:2月9日之前,确诊案例开始下降。


但可能性很小,我们不用去看官方公布的数据,毕竟一线专家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我相信钟南山的说法判断,他在2月2日的时候说:预计在未来的十天会到达集中爆发的高峰期。(而上一次他这么说是1月28日,也就是7天前)

这么看来,至少在2月10日之前,疫情很难下降。

此外,第一阶段宣布2月10日复工,导致本周将有大量的返程人员回到各省份,以此为基础需要再次观察14天,这又需要2周的时间。



那么,摆在政府面前的解决方案其实只有3条:

1、2月10日复工,用媒体的宣传来打消群众的恐慌,并且赌疫情不会因此扩散蔓延。

2、用行政的办法,2月10日再次延迟开工,而且是1-2周的时间起步;

3、用市场的办法,让复工企业自行解决员工口罩问题。


目前看来,似乎第2种办法可能更有效。

原作者: Lonely Planet 来自: 饭局见闻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