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戴客 首页 科技资讯 人工智能 AI 查看内容

中国AI研发投资碾压美国?最新报告显示,这一数字被夸大了

北极蚊子 2019-12-10 18:37

在 2018 年的一场会议上,美国空军中将 VeraLinn Jamieson 表示,“我们估计中国 2017 年在(研发)人工智能系统上投入了 120 亿美元,估计到 2020 年会增长到 700 亿美元。”相比之下,美国 2020 财年拨给人工智能项目的预算只有 60 亿美元。

在今年 11 月的一次美国民主党候选人辩论上,总统竞选人 Andrew Yang 表示,“美国正在人工智能军备竞赛中输给中国。”

随着中国人工智能(AI)技术的整体实力与日俱增,这一类声音甚嚣尘上。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近日,美国乔治城大学安全和新兴技术中心(CSET)的最新报告显示,中国在 AI 研发上的支出可能比美国政府声称的要少得多。此外,其大部分 AI 资金似乎用于与军事无关的研究,例如基础算法开发、技术实用化、机器人技术研究和智能基础设施开发。

对比来看,美国 2020 财年计划将其大部分 AI 预算分配给了国防和军事项目,这意味着它在该类别上的支出可能会超过中国。

换句话说,通过分析中国官方数据得到的数字与美国政府抛出的数字相去甚远,尤其是后者宣称的“中国在 AI 军事化应用上的投入超过美国”,似乎与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美国官方资料显示,2020 财年针对 AI 项目的预算约为 60 亿美元,其中仅有约 10 亿美元拨给了非军事类项目。而 CSET 分析中国资料得出,中国政府 2018 年在 AI 研发方面的总投资约为 20-84 亿美元,非军事类 AI 项目投资额是军事类的 2-5 倍。

图 | 中国和美国政府在 AI 上的投资,分为非国防类 R&D 和国防类 R&D:浅红色是中国最低估值(2018 年),深红色是中国最高估值(2018 年),灰色是美国 2020 财年预算(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因此,更符合实际情况的结论是,中国和美国在 AI 研发上的投资处于相同数量级(数十亿美元)中国更侧重于非军事类研究,美国更侧重于军事类项目。虽然存在竞争,但不存在美国正在输给中国的迹象,至少投资额度上没有明显差距。

既然如此,美国官员一再夸大中国对 AI 的投资可能并非无知。结合美国近年来的一系列 AI 政策,他们的言论很可能是出于 “战略忽悠” 的态度故意为之,从而更好地渲染“中国威胁”,以巩固美国 AI 领导地位和遏制中国 AI 发展为最终目的。

估算中国政府的 AI 研发投资

上文提到,CSET 报告对中国政府 2018 年 AI 研发总投资额的最高和最低估值相差了 64 亿美元,如此巨大的差距说明分析师对数据的信心不足。

分析师多次在报告中强调,如果只看中国的具体数字可能存在较大误差。在缺乏官方数据,尤其是国防数据的情况下,他们只能依靠合理假设和推测,而且很多中文资料没有官方英文版,虽然翻译了一些文档,但不排除漏掉其他项目的可能。

误差较大的另一个原因是政府主导的 AI 研发还处于起步阶段,在官方数据中很难找到对应类别。比如 AI 项目通常是归在 “研究与开发(R&D)” 类别下,需要了解项目详情才能推测是否与 AI 有关。一些缺乏曝光度的项目很难找到公开资料,即使找到了资料,还需要在数据中刨除与 R&D 无关的杂费支出。

不过,即使考虑到这些误差因素,投资数量级(数十亿美元)的可信度仍然很高。

图 | CSET 报告概述(来源:CSET)

为了收集这些信息,CSET 整理了中国财政部公开的 2018 年官方数据,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两个科研经费来源分别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和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前者于 1986 年成立,侧重于基础研究,后者于 2015 年开始实施,更倾向于应用研究和技术研究与开发。

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技术研究与开发是 R&D 数据中的三大类别。中国财政部 2018 年度报告显示,中国在三个领域的投资分别约为94 亿美元、255亿美元和 284 亿美元。

报告指出,虽然中国政府引导基金也是重要的资金来源,但因为只有很少一部分与 R&D 直接相关,其性质更像是国家针对 AI 商业和创业项目的风险投资,所以被排除在报告之外。类似的被排除在外的还有重大专项、基地和人才项目。

民用类 AI 项目

为了找到三大类别中与民用类 AI 项目挂钩的投资,CSET 使用了多种不同办法,以达到相互印证的目的。

针对基础研究,分析师检索了 Dimensions 学术补助数据库,找到了所有有记录的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2018 年资助的基础研究项目,计算总补助额。然后对题目和摘要进行 AI 关键词检索,覆盖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神经网络、监督学习、计算机视觉等 20 个关键词。最后将 AI 项目获得的补助相加,除以总补助额。

结合官方给出的基础研究数据,可以计算得出 AI 研究占比约为 1%-3%,也就是 9000 万 - 2.9 亿美元之间。

针对应用研究和技术研究与开发,CSET 对中国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进行了深入分析。他们认为该计划“反映了一个产业 + 大学 + 科研的从上至下的合作性设计,专注于整合基础研究、技术应用、技术演示和商业化。

(来源:Tumisu/Pixabay)

鉴于一些重点研发项目涉及广泛,比如智慧机器人和智慧城市,在缺乏详细资金结构资料的情况下,分析师只能单纯地将它们分为 AI 相关和 AI 无关,并且做出假设,比如每个项目获得的资金分配相同。

如果放宽假设,将带有 “智慧”、“机器人” 和“无人 / 自主”等词汇的项目都算为 AI 相关,他们可以挑出 85 个 AI 项目。如果收紧假设,只有明确提到 “人工智能” 或机器学习相关技术名词才算,就只剩下了 22 个 AI 项目。

由于缺少单个项目的资金分配数据,无法计算项目中核心 AI 技术研发所用资金,只能适当减少项目中用于 AI 的资金。比如一个 “智慧城市” 项目拿到了 500 万美元,其中必然有很大一部分资金用于购买配套硬件设施,开发 AI 技术消耗的资金可能只有 100 万美元。

综合上述考量之后,在应用研究和技术研究与开发两个类别中,大约有 3%-10% 的资金与 AI 项目挂钩,约合 16-54 亿美元。

国防类 AI 项目

至于国防和军事类 AI 项目,因为预算涉及机密,几乎找不到官方数据,只能通过间接计算的方式估计。

根据财政部数据,中国 2018 年在科学和技术领域的投入约为 1207 亿美元,其中 759 亿美元可以找到具体的项目和用途,剩下了 448 亿美元。其中一部分被广泛认为是用于国防科学和技术项目的开支,而这些开支中也只有一部分属于 R&D 类(约 60%),最后才是与 AI 相关的 R&D 开支。

在层层假设和推断之后,分析师给出了 1%-10% 的宽泛估计,约合 3000 万 - 27 亿美元,其中最高估值把所有 448 亿美元都归为了国防科学和技术项目开支,实际情况很可能远远小于这一数字。

整体看来,中国政府 2018 年对所有 AI 项目的 R&D 投资很可能介于 20-84 亿美元之间,离数百亿美元还有很大差距。

图 | CSET 报告中的数据统计(来源:CSET)

为渲染 “中国威胁” 服务

既然中国在 AI 研发上的投资跟美国差不多,为什么一些美国官员还会抛出 “生死存亡” 和“700 亿美元”这样耸人听闻的信息呢?很可能是为近年来频繁炒作的新一轮 “中国威胁论” 添砖加瓦,是政治上的冷战思维拓展到新兴科技领域的最新体现。

2017 年 7 月,中国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在 2030 年让人工智能理论、技术与应用总体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抢占全球制高点。

中国以举国体制进军某个领域的先例不在少数,大多成绩斐然。因此此举引发了美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在次年成立了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AI),招来谷歌前 CEO 埃里克 · 施密特担任主席,以及前国防部副部长鲍勃 · 沃克等 15 位政治和科技领域重量人物,被外界普遍视为是针对中国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应对措施。

NSCAI 在今年 7 月底和 11 月初发布了两份报告,直指中国是 AI 领域“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敦促美国国会更加重视人工智能技术,增加政府资金扶持,以巩固 AI 技术领导地位,保障国家安全。

除了 NSCAI 和 CSET,华盛顿还有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和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等智库致力于翻译、收集和分析中国在 AI 领域的举动。

图 | CNAS 也有针对中国 AI 政策的长篇分析报告(来源:CNAS)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近几年也在从学术和产业等多个角度重新审视、调整与中国政府和科技公司的联系。

从起初不给科研人员颁发签证、调查华裔科研人员的小动作不断升级,多次搬出威胁国家安全的理由,将数十家中国科技公司和科研机构加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并且在国际舆论上炮制新一轮 “中国威胁论”,获得同时在多个维度打出“组合拳” 的效果。

很明显,夸大中国在 AI 领域的投入也在为这一目的服务。

在中国官方数据不透明的情况下,媒体在报道时自然会引用美国高官的话,“预计中国在 AI 领域的投资在 2020 年会达到 700 亿美元” (超过实际数据 10 倍以上), 然后再给出美国 2020 财年预算是 60 亿美元的数据,以突显两者巨大的反差,渲染美国 “正在输掉人工智能之战” 的情绪。

图 | 美国空军中将 VeraLinn Jamieson:“预计中国 2020 年在 AI 上的投资至少会达到 700 亿美元。”(来源:美国空军)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 AI 投资力度超越美国”的言论势必会转移舆论注意力,将美国政府和军方寻求科技巨头支持上升到意识形态竞争层面,为未来的政策制定和合作强化埋下舆情更容易接受的支撑点,可谓一举多得。

“硅谷是否和美国国防项目合作,关乎到世界格局的未来。就在当下,中国和俄罗斯正在超越我们。”美国国防部部长 Mark Esper 在今年 11 月的 NSCAI 人工智能会议上公开喊话科技巨头。

由此可见,中美两国围绕人工智能技术的竞争可能才刚刚开始,然而机遇也随之而至。在全球联系愈发紧密的今天,比起将人工智能视为核武器的冷战思维,更重要的还是合作共赢,否则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

面对 “战略忽悠” 精神的输出,中国也值得重视。除了清楚认识自身实力,继续加大人工智能研发投资以外,还需要思考如何在西方舆论场为自己正名,在新兴领域适当提升数据透明度未尝不是一种对抗 “听风就是雨” 的解决办法。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