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戴客 首页 科技资讯 混合现实 行业新闻 查看内容

十年内取代iPhone?传苹果内部会议AR细节曝光,库克曾为之兴奋得尖叫

北极蚊子 2019-11-14 14:37

11 月 11 日,彭博社等媒体透露,苹果计划在 2022 年发布增强现实(AR)耳机,并在 2023 年发布 AR 眼镜。

知情人士说,在 2019 年 10 月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比蒂诺(Cupertino)园区的员工内部会议上,苹果高管透露了产品时间表,详细程度超出以往报道。参加会议的员工足够多,拥有 1000 个座位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都坐满了。据传,苹果很可能有一支规模庞大的 AR 项目团队。

据知情人士说,苹果公司高管曾告诉员工们:他们相信更高版本的 AR 眼镜可以在大约十年内取代 iPhone 的需求。

这一消息对 AR 产业可谓强心剂。2016 年后全球 VR/AR 投资便陷入低谷,人们一直在等待苹果、华为等大玩家重新破冰。库克也几番表态:“这(AR)是像智能手机一样的大创意。”“iPhone 适合所有人,我认为 AR 也是如此之大。”

但 2019 年 7 月,微软 HoloLens 联合创始人 Avi Bar-Zeev 从苹果出走,暗示自己的团队也被迫寻找新方向。台湾地区媒体《电子时报》随即披露,苹果可能在 5 月已经解散了 AR 团队。而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秋季发布会上也缄口不提 AR,一度为猜测火上浇油。

幸而如今拨云见日。市值 1.17 万亿美元的苹果押注 AR,将对萎靡已久的产业具有示范作用,苹果一直以来的大手笔也能带动其他投资人重建对这个产业的信心。

图 | 媒体想象的苹果 AR 产品图(来源:http://1t.click/bb5Z)

苹果 AR 细节曝光:只差临门一脚

10 月会议的保密措施严格,参会者必须用防篡改贴纸包裹 iPhone,并用 QR 码遮盖正反相机,以防止他们拍照。因此,媒体只能拼凑出苹果 AR 产品的细节。

相比 VR 设备提供的沉浸式体验,AR 可以让人们看到眼前镜头上显示的数字图像和信息,而不会完全遮挡周围环境。因此这被认为更适合全天候佩戴,有望在数年后取代手机。

知情人士说,苹果代号为 N301 的耳机将提供 AR 和 VR 功能的混合体,它们类似于 2019 年 5 月 Facebook 发布的虚拟现实耳机 Oculus Quest,但设计更时尚。

这款耳机将具有高分辨率显示屏,使用户可以阅读小字体,并看到站在虚拟对象后的其他人。与现有设备相比,这款耳机还能以更高精度绘制房间表面、测量尺寸。在 10 月的会议演示中,演示者将虚拟咖啡机放置在被人们包围的真实厨房桌子上,虚拟咖啡机能挡住站在房间后面的人,达到足以乱真的效果。

苹果在这次会议上透露,公司计划最早在 2021 年与第三方软件开发人员取得联系,以鼓励他们为新硬件开发应用程序。此外,高管还讨论了硬件的“热结构”和散热方法,表明设备正在开发中。

相比 AR 耳机,苹果代号为 N421 的 AR 眼镜具有更大的技术挑战。据知情人士说,它们被设计成适宜全天佩戴,目前的原型看起来像价格高昂的太阳镜,带有厚实的镜框,可以容纳电池和芯片。苹果还研究了能在人们使用 AR 眼镜时使镜片变暗的方法,这可以让其他人意识到眼镜配戴者处于分心状态。苹果在 2019 年初申请了这项功能的专利。

根据此前的报道,苹果从 2015 年起就给 AR 项目冠以 T288 总代号,探索和构建 AR 设备的原型。最初的原型使用经过大量修改的 HTC VIVE,配合台式计算机或背包连接的外部摄像头。据知情人士称,早期演示已经能使佩戴设备的员工参加虚拟现实会议,并绘制 3D 图像,同时还可以查看周围的环境。

图 | 蒂姆·库克在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来源:东方 IC)

值得一提的是,蒂姆·库克曾在 2017 年告诉英国《独立报》,“以高质量的方式制造 AR 眼镜的技术还不存在”。可以想见相关技术可能在近两年有所提升。

直到 2019 年 9 月,据台湾地区《经济日报》报道,苹果仍在美国新申请了超过 20 项增强现实/混合现实(AR/MR)应用专利,涉及光源、3D 眼球追踪等领域。美国专利商标局还披露,苹果申请了用于确定对象注视终点的系统,包括眼球追踪单元、头部追踪单元等。

苹果分析师郭明錤早先猜测,苹果 AR 眼镜将扮演 iPhone 显示器的角色,将计算、网络和定位传输到 iPhone。在 2017 年 11 月,Gurman 则报告称,苹果的头戴设备将允许基于 iOS 的定制操作系统,被称为 rOS。2018 年 4 月,CNET 曾透露,苹果正在开发一种增强现实头戴设备,每只眼镜都具有 8K 显示屏,还能摆脱计算机或智能手机单独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这次细节曝光,苹果发言人表示,公司“未对谣言和猜测发表任何评论”。这意味着苹果最终发布的 AR/VR 产品是否有演示的功能,甚至能否在 2022 年如期发货,还在不确定中。

强势女高管加入,团队一度传言被砍

除了产品和技术,人们还关注苹果 AR 团队的人事动向。目前被认为领导苹果 AR 团队的是前杜比(Dolby)执行总裁 Mike Rockwell。他在 2015 年加入苹果时,外界都猜测他将负责音频和硬件部分,很久之后才意识到他在孵化 AR 硬件产品。

目前据 The Information 梳理,他的团队里包括具有视频游戏、音频指导、计算机视觉和特殊效果背景的新员工,以及在供应链和程序管理方面具有丰富经验的苹果老员工。

图| Mike Rockwell 的个人履历(来源:https://9to5mac.com/guides/mike-rockwell/)

在 2016 年,微软 HoloLens 的联合创始人 Avi Bar-Zeev 也加入苹果,担任 AR 团队的高级经理。在 LinkedIn 上,他描述自己的工作是“领导体验原型设计(XP)团队进行新的尝试”。但 2019 年 1 月,Avi Bar-Zeev 表示自己已经离开苹果,他领导的团队也要寻找新的方向。

为此,《电子时报》在 2019 年 7 月猜测,苹果可能已经“暂停开发 AR/VR 耳机”,并将团队在 5 月解散,分配到其他产品开发部门。目前看来,苹果的 AR 开发并未中断。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苹果知名软件高管 Kim Vorrath 领导软件团队的程序管理超过 15 年,现也被移交给 Mike Rockwell 领导的 AR 团队。另一位软件高管 Stacey Lysik 在担任 Vorrath 原本的职位。

尽管对公众稍显低调,Vorrath 确实是一位资深的软件高管。她曾在 iPhone 第一个版本操作系统 iOS 上市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媒体称,她的职责就是确保所有软件团队都按时完成任务,同时测试软件以排除错误。

在 2007 前第一个版本 iOS 上线前的高压时间里,Vorrath“声名狼藉”。当时她被一位早下班回家的团队成员激怒,狠狠地把办公室的门撞上,以至于无法使用门把手。她当时的上司 Scott Forstall 用一根棒球棒才将她解救出来。“Vorrath 女士努力奋斗的领导风格,对于将雄心勃勃的新项目付诸实践可能很重要”,The Information 评论说。

此次宣布苹果 AR 新动向,让外界特别不解的是:库克在 2019 年秋季苹果新品发布会上,为何缄口不提 AR?当时媒体传言苹果已在 5 月解散 AR 部门,首席执行官的沉默也推波助澜。

在近三年,库克一直是 AR 的坚定拥护者。2017 年苹果发布 HomePod 时,库克就曾高调表明“AR 让我兴奋得尖叫”。2018 年初,库克再次指出,未来任何企业都必须拥有 AR 应用,就像“拥有网站一样”。2019 年 3 月,库克访华也始终强调:AR 将在商业、办公、教育等领域大行其道,以至于访华几乎成了“AR 之旅”。苹果最新推出的 A13 Bionic 芯片,也因高性能和低功耗被认为适合用于 AR/VR 设备。

一种猜测是,苹果在 5G 技术方面的缺失,才是库克当时缄口的原因。

苹果在 2019 年确认,直到 2020 年上半年前,苹果都不可能推出 5G 产品。而 AR 设备的一大痛点在于必须集成高性能计算设备,使头盔变得笨重不适合全天候佩戴。但 5G 技术通过高带宽、低延迟的网络,允许头盔将运算放到云端,能够做到轻量化。在 2019 年 CES 上,高通的展台就展示了使用 5G 技术连接的 VR 头盔。

图 | Gartner 日本绘制的 2019 年技术曲线(来源:Gartner)

事实上,AR 技术在 2018 年 Gartner 曲线中一度消失,被认为前景渺茫。但 2019 年 Gartner 日本绘制的曲线中,AR Cloud(增强现实云)技术又在曲线左端出现,预示 5G 传输和云计算技术为 AR/VR 再度崛起提供了希望。

而苹果新的 AR 耳机和眼镜产品时间表,也契合苹果 5G 技术发展的速度。因此这种猜测不无合理之处。

AR 久旱逢甘露,等待万亿巨鲸入场

AR/VR 技术已等待苹果太久。虚拟现实技术在 1962 年就被人提出,1968 年第一台头盔显示器问世。但直到 2012 年前,这项技术始终未能进入消费者视野。

2012 年,Oculus 通过众筹将 VR 设备的价格降到 300 美元,引起业界关注。2014 年,Facebook 以 20 亿美元价格收购 Oculus VR,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预测,VR 在未来可能与移动设备一样有广泛吸引力。

图 | 马克·扎克伯格在 Oculus VR 发布会上(来源:东方 IC)

与此同时,科技公司都在暗自发力:微软斥资 1.5 亿美元收购了 Osterhout 的 81 项虚拟现实技术专利;手机大厂 HTC 开始全力押注 VR,在 2016 年推出售价 799 美元的 HTC Vive;谷歌发布纸盒 Google CardBoard,三星则发布了 Gear VR。

2016 年 VR/AR 真正迎来泡沫。据美国市场调研机构 SuperData 统计,从 2012 年到 2016 年,VR/AR/MR 的产业投资总规模才 41 亿美元,而 2016 年一年便突破了 20 亿美元。有媒体发现,VR/AR 公司 68% 的公告也发布于 2016 年。讽刺的是,在当年 Gartner 曲线上,AR 和 VR 反而处于已经挤出泡沫的低谷,即将进入产业应用的上升期。

图 | Gartner 绘制的 2016 年技术曲线,AR 和 VR 都处于低谷(来源:Gartner)

阻碍 VR/AR 设备普及的关键在于需要内置处理器来渲染画面,这导致 VR/AR 设备笨重不堪,根本无法长时间携带,或者无法摆脱脑后那根线。而 5G 传输技术将计算挪至云端,才又开启了 AR/VR 的曙光。

2018 年初,华为发布 VR2 头显,同时支持 PC 端、移动端和云端,引起多个产业场景关注。2019 年 9 月,华为又发布 VR Glass,售价 2999 元,但需要有线连接手机。业界期待的是,作为国内 5G 商用公司龙头,华为能利用 5G 技术为 VR 设备瘦身。

与此同时,VR/AR 投资正在回暖。按照 2019 年年中 IDC 发布的《全球增强与虚拟现实支出指南》,其预测:到 2023 年,中国 AR/VR 市场支出规模将达到 652.1 亿美元,较 2019 年 65.3 亿美元有显著增长。

图 | 中国 AR/VR 支出将在 2023 年前迎来爆发(来源:IDC)

同时根据投融资平台数据,AR 投资金额和数量都压倒了 VR,被认为是更可能率先应用的技术。2019 年初,Perkins Coie 联合 XR Association 向 AR/VR 企业高管等调研了市场预期,发布报告《2019 Augmented and Virtual Reality Survey Report》,其中显示:七成业内人士认为 AR 市场的收入会高于 VR,并且 32% 认为将发生在 3 年内,49% 将发生在 5 年内。

图 | AR 投融资已经超过 VR,也被认为比 VR 更容易获得收入(来源:CVSource 投中数据)

而苹果作为市值 1.17 万亿美元的科技巨头,将对 AR/VR 市场带来示范作用,并有效拉动企业投融资的增长。

据统计,苹果在 2015 年 5 月收购了 AR 创业公司 Metaio,其拥有一款能迅速创建 AR 场景的产品。2018 年 8 月,苹果收购 Akonia Holographics,这家 AR 眼镜镜片制造公司曾推出世界上第一款透明显示元件的“空间全息反射波导光学系统”。

此前,苹果还曾“扫货”PrimeSense(用结构光做三维扫描)、Faceshift(实时动作捕捉)、Emotient(面部表情识别)、Flyby Media(利用摄像头图像和传感器做方位识别)、SensoMotoric Instruments(眼球追踪硬件研发)、Vrvana(AR 头显制造商)、Spektral(在手机端的实时视频分离人物和背景)、Diaglog Semiconductor(电源管理)等。仅这些花销就超过 10 亿美元。

苹果对于 AR 的期待还未正式表态,但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多次强调,他认为 AR 是“深刻的”,因为该技术能“增强人类的表现,而不是孤立人类”AR 能否成为苹果 iPhone 一般对世界影响深远的设备,值得拭目以待。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