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戴客 首页 科技产品 智能产品 查看内容

算法预测“排尿”、打游戏治中风...科技如何应对老龄化危机?

北极蚊子 2019-1-22 13:47

近年来,不论是人口老龄化问题突出的欧美日韩,还是马上迎来老龄化挑战的经济大国中国,全世界都不能再忽视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

以美国为例:美国健康局人口普查局 2018 的数据显示,在未来 20 年内 65 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将从 4300 万迅速增加到 8500 万,并超过 18 岁以下的人口数量。医疗保健支出目前已经占据美国 GDP 的 17.2%,未来只会增加。

然而,美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并不是最严重的。一提到老龄化,相信不少人都会想到我们的邻居:日本。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显示,2025 年,日本 65 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将增长到整体人口的近三分之一,届时 90 多岁人口将超过 300 万人!日本相关的公共医疗保险和计划支出占日本 GDP 的 10.7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束手无策了吗?

(健身的日本老人。图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并不是。

这两个国家的政府和企业,都想到了用科技解决和关注老龄化人群及其需求,发掘“夕阳群体”的特点,提高社会对老年人的了解和认知。

社会老龄化逐渐成为趋势,创投圈又怎会没有动作呢?这不,根据 AngelList 的不完全统计, 在 “高龄初创” 领域,目前已有 104 家公司、537 个投资人了。

今天,密谈就来带你看看全世界范围内,解决老龄化的创新科技产品和“高龄初创”(Elderly Startup)。不管是医疗健康类设备、老年人游戏机、VR设备、还是电商购物网站,相信未来30年到50年后 —— 总有一款适合你!

可穿戴医疗设备,荣登新“药神”

密探在 CES 2019 潮流预测上指出了消费品的一大趋势,就是家用医疗设备。大家还记得吗? 今年,一批“非入侵”可穿戴医疗设备成为新潮流,商家和企业在更快捷低廉的帮助残障人士。

在过去,“侵入式”(需要手术植入)的医疗器材在消费者身上出现过大量的严重安全问题。而且,就算是创业者想要改变现状,他们往往遭遇成本高昂,流程复杂的法律审批。但是今年CES上,我们看到了更多灵活精致的“非入侵式”医疗设备,这其中,有一些专门解决老年人的疾病和不便。

(图自 Medgadget,版权属于原作者)

在 2019CES 大会上,日本初创 Triple W 凭借一款叫做 DFree 的健康可穿戴设备获得了荣誉创新奖。DFree 创始人是来自日本的 Atsushi Nakanishi,曾在伯克利(UC Berkely Extension)学习。老年人、儿童和患有膀胱失禁的残疾人可以使用 Dfree 这款非入侵设备替代一次性尿布垫和药物,Tripe W 公司认为对病人来说,这样更加经济安全。

其核心技术是运用无害超声波传感器监测膀胱体积变化,然后利用算法预测排尿时间,用户甚至可以在手机客户端设置个人喜欢,在接收人工“尿意”提醒之后就可以正常解决排尿的需求了。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DFree 目前已经在日本的 150 家疗养院使用了。但是,这款产品最近刚刚进入美国市场,在加州洛杉矶开始了全球扩张,美国电商列出的售价为 499 美元。

(图源:亚马逊)

我们暂且不知道这款产品目前北美患者的反馈,不过呢,它的设计理念的确让患者能够更有尊严的生活。这样的发明让小探不得不感慨,科技真的不止改变生活,更是真真实实的凸显了“人性化”。

医院疗养院智能化还要靠企业

如果说“非入侵”个人设备不能从体制上解决问题,那么未来医疗智能化还有一个重要的改革场景 —— 即医院本身。

让我们继续看看老龄化问题最严重的日本,日本卫生局提出了未来医疗发展方向:用信息技术减轻护理人员负担,让老年人更长时间待在家中。相信很多家里有老人的读者都有体会:与医院、养老院、疗养院相比,老年人其实还是最喜欢待在家里。

(图自 Japan Hospital Search)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日本东京部分疗养院已经开始使用夏普开发的多普勒雷达传感器监测心跳和呼吸。还有一些设备可以追踪老人是否从床上摔下来,或者离开床位太久。

东京创业企业中心(Tokyo Venture Enterprise Center)的数据显示,价值 10 亿美元以上的日本 92 家初创公司中,有 25 家专注于医疗保健。有趣的是,大部分的投资并不是来自 VC 和政府,而是来自很多发展新业务的大公司。

(图源:The Bridge)

比如,在2017年,Z-Work 得到了夏普公司和医疗设备制造商佳能公司的资金支持。目前已经得到了保险公司的合作,设备将被投入日本 100 多家疗养院。

2015 年创立的日本公司 Z-Work,开发了一个名为 Life Engine 的物联网平台,利用传感器和云远程监控老年人心跳、呼吸和其他生命体征。Z-Work 设备有特殊安全加密,减轻专业人员和家庭成员照顾老年人的负担。

可惜这样的解决方案在美国,因为法律政策好隐私保护,医院和机构并不能顺利落地,这或许又解释了个人设备在美国走俏的原因。

高效护理,高效养老

除了在老龄化社会最迫在眉睫的日本,在硅谷的互联网企业们,也开始帮助我们解决社会养老问题。

根据 TechCrunch 2017年的数据显示,在硅谷地区,目标用户是 65 岁以上用户的初创公司仅吸引了约 0.7% 风险投资。虽然这个数字看起来实在是太边边角角了,但密谈认为这个数字在 2019 年应该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毕竟早期市场的成长速度不容小视;而且对于美国、中国来讲,老龄化社会只是时间问题。

入市较早的 Honor 总部位于旧金山,是一家老年人护理的服务供应者,现在已经迅速成为了一家中型公司。去年5月,Honor 获得了 C 轮融资,加上前期融资共获得 1.15 亿美元。Honor 通过连接当地提供服务的护理机构、护士和护工,更高效的把护理资源分给当地的老人。

(图源:Honor)

在 Honor 的官方介绍里,老年人或者他们的家人可以从手机客户端发送请求,得到便捷的服务;护工可以更加灵活选择工作;护理机构可以得到更高的回报。Honor的成功一方面来自高效的运营和技术,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它打破了传统护理领域商业模式,这是值得鼓励的。

打游戏健脑?AR、VR有奇效!

谈到这一部分,我们又要回到世界领先的日本了。日本心脏病专家 Masahiko Hara 成立了 MediVR。没错!治疗方法就是打游戏!这对于全民打游戏的游戏大国日本来说,的确很日本。

其实,Hara 专家本人正是电子游戏爱好者,而 MediVR 的最初灵感也是来源于曾经大火过一阵的 Pokemon Go 等增强现实游戏。

目前,MediVR 正在为中风病人开发了一款康复系统。要知道,中风或运动受损的病人,康复治疗往往存在大量重复;这不仅相当耗费时间、也会让病人觉得无聊。有一次,Hara 医生观察到一些穿着虚拟现实护目镜中风患者会伸手去尝试抓球,他因此萌发了通过游戏的方式协助病人康复治疗的想法。

在他的治疗方案里,病人们可以独立追逐设备上的动画怪物,完成训练。如此一来,医生和治疗师可以专注于治疗方案本身,治愈更多病人。更重要的是,对于缺乏治疗师的偏远地区,医院可以把这样的设备租给患者,促进医疗资源的平等分配。

(图自 MediVR,版权属于原作者)

无独有偶,早在2013年,美国南加州大学(USC)就有 VR 运动康复科研了,虽然 USC 的研究患者不是针对老年人的。在当时,USC社会工作学院,电影艺术学院和美国国家康复中心(Rancho)研究人员曾合作研发治疗脊髓损伤和肩部损伤的VR游戏。

最后,想要打老年游戏的我们还得等一等,MediVR 还在临床试验过程里,目前为老年人和残疾人研发的 VR 和 AR 治疗办法,大部分都还在科研阶段。对于这些创新项目来说,产品问世的主要难点倒不在于 VR 和 AR 技术,而是老年人群体行为模式和神经科学的特点,我们目前还没有答案。

不只是科技,更重要的是关爱

读看完上面的这些产品,你是否已经感受到了“高龄初创”最大的困境和挑战?“高龄初创”们缺乏的不是已有的技术,而是对老年人的了解。老年人和残疾人长期被我们的社会边缘化,但是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已经无法再忽视这个群体的利益。

(图自 Kaiser Health News,版权属于原作者)

在这个年轻的硅谷主要由年轻的创始人主导的时代,绝非只有瞄准 Z 世代的新鲜酷炫的产品。解决老年人的需求蕴含的价值,不只是金钱投资,也是我们对亲情和自己未来的投资。

密探看完这些40年后的“剁手清单”,不禁开始畅想 2050 年的赛博朋克硬核老年生活:

那时候,我们可以选择更多高科技设备,有疾病的老年人将会更好更快被治愈。而且,还会出现如下的科幻画面,“老探”不想出门可以打游戏,想出门的时候可以“叮叮一下,呼叫护工”!对于老年人来说,这些产品和服务不仅会在一定程度上延长生命、而且更重要的是,能让他们生活质量更高、更有尊严。

诶呀妈呀!想想竟然有点小期待了!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