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戴客 首页 科技资讯 科技前沿 前沿技术 查看内容

打破零记录!中国自研抗癌药获FDA“突破疗法”认证

北极蚊子 2019-1-18 14:23

1 月 14 日,百济神州(BeiGene)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授予其在研布鲁顿氏酪氨酸激酶(BTK)抑制剂 zanubrutinib突破性疗法认定(Breakthrough Therapy Designation),用于治疗先前至少接受过一种治疗的成年套细胞淋巴瘤(MCL)患者。

值得骄傲的是,这是中国首个自主研发的创新抗癌药获得 FDA 突破性疗法认定。

(来源:BeiGene)

作为一家由王晓东院士创办的抗癌药研发生物医药公司,百济神州在短短7年的时间里,已经自主研发出3款在售药物,6款临床候选药物,并在美股上市两年的时间里,市值翻涨10倍,碾压A股绝大多数医药公司。仅2017年,百济神州研发投入额就高达18.49亿元,远超过众多A股和港股中的众多药企。

Zanubrutinib和套细胞淋巴瘤

Zanubrutinib 是一款在研的布鲁顿氏酪氨酸激酶(BTK)小分子抑制剂,目前正在全球进行广泛的关键性临床试验项目,作为单药和与其他疗法进行联合用药治疗多种淋巴瘤。

百济神州针对 zanubrutinib 开展广泛的临床研究包括一项已完成患者入组的针对华氏巨球蛋白血症(WM)患者对比伊布替尼的全球 Ⅲ 期临床研究;一项针对初治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患者的全球 Ⅲ 期临床研究;一项与 GAZYVA®(奥比妥珠单抗)联合用药治疗复发/难治性(R/R)滤泡性淋巴瘤的全球关键性 Ⅱ 期临床研究;一项针对 R/R CLL/ SLL 患者对比伊布替尼的全球 Ⅲ 期临床研究; 一项全球 Ⅰ 期临床研究。

在中国,百济神州已经完成了两项 zanubrutinib 的关键性 期临床试验,分别用于治疗 MCL 患者和 CLL/SLL 患者;还完成了 zanubrutinib 用于治疗 WM 患者的关键 期临床试验患者入组。

图 | zanubrutinib分子结构(来源:http://chemexpress.cn)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授予 zanubrutinib 用于治疗 WM 患者的快速通道资格(Fast Track designation),以及用于治疗先前至少接受过一种治疗的成年 MCL 患者的突破性疗法认定(Breakthrough Therapy designation)。

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药品审评中心(CDE)正在对 zanubrutinib 用于治疗 R/R MCL 和 R/R CLL/SLL 的新药上市申请(NDA)进行审评,两者均被纳入优先审评。

淋巴瘤是一组起源于 B、T 或 NK 细胞的含多种亚型的恶性肿瘤。套细胞淋巴瘤(MCL)通常是侵袭性的非霍奇金淋巴瘤(NHL),起源于“套区”的 B 细胞。

2014 年,美国预计有 70,800 起新增 NHL 病例,其中 MCL 新增病例为总数的 6%(约 4200 起)。2013 年,中国大陆的淋巴瘤的发病率为每 10 万人中 4.2 例,死亡率为每 10 万人中 2.2 例,在最常见癌症中排名第十一位,在癌症死亡主要原因中排名第十。虽然偶尔患者病程呈惰性进展,但是 MCL 通常预后很差,中位生存期为三至四年。MCL 在诊断时通常已经处于疾病晚期。

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全球药政事务负责人闫小军女士表示:“我们很高兴得知 FDA 授予 zanubrutinib 突破性疗法认定。Zanubrutinib 的特点之一是 BTK 高选择性,其设计旨在最大化 BTK 占有率,最小化脱靶效应。这项认定进一步肯定了 zanubrutinib 成为治疗既往至少接受过一种治疗的 MCL 患者药品的潜力。在全球范围内,已有 1300 余例患者接受了 zanubrutinib 的治疗;我们也正在开展针对 zanubrutinib 的广泛临床研究,其中包括七项在全球和/或中国进行的 Ⅲ 期或关键性临床试验。”

突破性疗法认定

突破性疗法认定是 FDA 于 2012 年 7 月创建的新政策,旨在加速开发及审查治疗严重的或威胁生命的疾病新药。

一款新药在批准上市用于患者之前,都要经过一系列广泛的审批监管。以 FDA 为例,正常情况下新药审批需要经过早期测试、动物实验、临床试验申请(IND)、临床试验、新药申请(NDA)、新药上市后监测。

这一套流程下来,往往需要 8-10 年的时间。而对于许多严重或危及生命的疾病来说,患者实在等不及。在 FDA,对于一些患者继续的创新新药,有专门的特殊审批通道,可以略过某些环节以在更短的时间里获批上市,造福患者。

在突破性疗法认定政策出台之前,FDA 的新药审批的特殊通道还包括优先审批(Priority Review)加速批准(Accelerated Approval)快速通道(Fast Track)

(来源:oncnursingnews)

突破性疗法的认定需满足两个条件,即适应症是严重或致死性疾病;有证据显示在某一重要临床终点上明显优于现有药物。

作为继快速通道、加速批准、优先审评以后美国 FDA 的又一个新药评审通道,获得突破性疗法认证的药物开发能得到包括 FDA 高层官员在内更加密切的指导,保障在最短时间内为患者提供新的治疗选择。

处于研发阶段的新药如若获得美国 FDA 突破性疗法的认定,往往预示着该药物较高的上市可能性以及各种利好政策的接踵而至。美国 FDA 自实施突破性疗法认定政策至今,已有众多新药从中获益,并加速了美国 FDA 对具有一定特殊条件的研究中的药物上市。

持续巨额亏损,仍不断研发新药

据百济神州官网信息显示,百济神州是一家全球性的、商业阶段的、以研发为基础的生物科技公司,专注于分子靶向和免疫肿瘤疗法的研发。百济神州目前在中国大陆、美国、澳大利亚和瑞士拥有超过 1700 名员工,在研产品线包括新型口服小分子类和单克隆抗体类抗癌药物。

百济神州目前也正在打造抗癌治疗的药物组合方案,旨在为癌症患者的生活带来持续、深远的影响。在新基公司的授权下,百济神州在华销售 ABRAXANE®注射用紫杉醇(纳米白蛋白颗粒结合型)、瑞复美®(来那度胺)和维达莎®(注射用阿扎胞苷)。

说起 2018 年上半年亏损 2.6亿美元、市值却碾压 A 股 99% 医药公司的百济神州,就不得不说更加传奇的百济神州创始人——美国国家科学院王晓东院士。

图 | 王晓东院士(来源:PNAS)

2004 年 4 月,凭借在细胞凋亡领域的杰出成就,41 岁的王晓东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也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大陆 20 多万留美人员中获此荣誉的第一人。之后王晓东受邀回国任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

2011 年,王晓东决定创办百济神州(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要做全球领先的抗癌新药研发。但巨额且高风险的药物研发,迅速将百济神州初期筹集的资金消耗殆尽。

直到 2013 年,百济神州创新药物研发突破瓶颈,两款在研药物——新型 RAF 抑制剂 BGB-283 和 PARP 高效选择性抑制剂 BGB-290 取得巨大成功,并以总价 4.65 亿美元将这两款新药的海外开发和商业化权益卖给默克公司。

2016 年,成立仅五年的百济神州登陆纳斯达克,股价也是一路走牛,从发行价 24 美元一度在 2018 年 6 月涨到最高价 220.10 美元。如今,百济神州市值已由最初的 7 亿美元达到如今近百亿美元,成为一家涵盖研究、临床开发、生产及商业化的全球性生物医药公司。

资本市场上优异的表现背后是一个善于运作、研发实力强的上市公司团队。CEO欧雷强此前创立了保诺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该公司后来被美国三大CRO公司之一PPD收购。CFO梁恒之前在美国著名投行Leerink Partners从事生物技术产业分析工作,多次被评为生物技术领域“华尔街最佳分析师”,深谙资本市场,在与资本市场沟通和引进海外优秀人才方面经验丰富。

2017年7月,百济神州和新基达成合作,百济神州以近14亿美元的交易总额(包括2.63亿美元首付款,1.5亿美元股权投资以及9.8亿美元里程碑付款)将PD-1抗体BGB-A317亚洲地区以外(除日本)的实体瘤开发权益转让给对方,创下了国内药企单品种权益转让新纪录。

与此同时,百济神州接手了新基公司在中国的商业化团队,拥有了新基公司在中国获批产品的独家授权。为运营好接手的业务,百济从辉瑞挖来了其大中华区总裁吴晓滨,至此,团队阵容已经已经非常强大。

2018 年 8 月,百济神州登陆港交所,成为首个在纳斯达克和港交所两地双重上市的中国生物科技公司,也成为第二只港股上市的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据百济神州披露,仅 2018 年上半年百济神州的研发费用就高达 2.74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9 亿元)

面对持续的巨额亏损,王晓东曾表示,百济神州是以科学的方法不断研发新型抗癌药,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新药上市,总有一天能扭亏为盈。

创新药冲关,关乎中国医药产业未来

新药研发往往意味着高投入、高风险、长周期。创新药首先从实验室发现新的分子或化合物开始,经过动物实验了解其安全性以及毒性反应,了解在动物体内的代谢过程,作用部位和作用效果,再经过首次人体试验,经历 I 期、II 期、III 期临床试验,证实安全有效及质量可控制之后,才可以获得药物监管机构的批准。这一过程一般都要经历 10 到 15 年的时间,耗资可达数十亿美元。

以全球第二大杀手癌症为例,据世卫组织发布的报告,2018 年全球新发癌症病例和癌症死亡病例数字高达 1810 万和 960 万名,其中仅中国新增患者病例数就占 380.4 万例、死亡病例数占 229.6 万例。

而在 2017 年,全球肿瘤药物市场销售额为 1110 亿美元,预期 2030 年将达到 4068 亿美元,占全球医药市场的 16.6%。在全球最畅销药物榜单中,具有知识产权专利的创新药物占据着主要地位。

图 | 癌细胞(来源:MIT News)

作为全球生物医药发展的中心,欧美国家一直以来在药物创新产业占据着世界领先地位。但目前在中国药品市场中,中国特色的中成药和仿制药占比近 90%。

据统计,在 2000-2010 年的十年间,全球上市的创新药数量是 343 个,而中国的贡献是 0。也就是说,全球生物医药产业风起云涌发展的十年里,中国没有贡献出一款创新药。

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进口药可以垄断国内市场,一些抗癌药、救命药价格居高不下,甚至卖到天价。因此有观点认为,国产创新药必须突破,哪怕闯关之路万分艰难,因为这关乎中国医药产业的未来,关乎中国千万患者的生命,关乎中国亿万家庭的健康。

近几年,中国政府部门也出台了多项鼓励和促进创新药物研发、解决创新药支付的政策,包括上市许可人制度、加快评审、临床机构备案、一致性评价等。

中国的新药研发在经历了简单仿制、me-too 型微创新之后,也有望在不远的将来走向真正的创新,作出真正 First-in-Class 的首创新药。

(来源:《中国创新药产业发展白皮书(2018)》

虽然目前中国医药企业研发投入总量和比例都远低于国际跨国药企,以新药上市数量来衡量,中国也处于第三梯队,远远没落后于第一梯队美国和第二梯队的日韩、西欧国家。但据华夏基石发布的《中国创新药产业发展白皮书(2018)》的预测,未来 10 年内,中国将涌现一批市值超过千亿的创新药公司,领先企业研发费将超百亿,研发占经营比例将逐步提高到 20% 以上。

中国创新药企在突围和崛起的过程中,难免遇到跨国药企加速进入中国的激烈竞争,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未来一定会是创新药、肿瘤药的重要市场。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