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戴客 首页 科技观点 互联网 查看内容

ofo还能撑多久?

北极蚊子 2018-8-15 11:48

文|甲方研究社

3个月前,摩拜被美团收编不久,一锅“你的同龄人,真正抛弃你”的毒鸡汤新鲜出炉。

另边厢,ofo创始人兼CEO却召集了百人动员大会,情绪激动地表示“如果你们不想战斗到底,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

80后的美女创业者胡玮炜已“风光”离场,只留下90后的戴威坚守在自己构建的“至暗时刻”中!

没人愿意看到一个曾经的资本宠儿倒下,因为这只会留下失业、资源浪费等一地鸡毛和狗屁倒灶。可该来的终究会来,不是哪个CEO动不动的倔强能够改变的,戴威还能任性几回?

戴威只是个想“改变世界”的孩子呀!按道理应该给ofo鞠一躬,严格意义上而言,它的确是共享单车最早的发起者。

所以,共享单车江湖普遍将行业的纪元元年定为2015年,那个戴威鼓捣成立ofo的日子。

世人,尤其是混创投圈的人更应该向ofo表示由衷的感谢,因为ofo从一开始就让所有人“有好故事可以说,看未来一步步来了”。

说不清是真情使然,还是早就对资本大佬洞若观火,戴威初出茅庐就上演了一场情怀大戏:2015年9月,ofo选择戴威的母校北大作为第一个运营点,并写下了一份慷慨激昂的公开信——《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

戴威极富煽动性地写道:“100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次轮到你了!”而改变世界的第一步,是从号召2000名北大师生贡献单车、为北大提供10000辆自行车开始。

这一桥段在ofo随后的发展历程中多次提及,其用意无非是想表明戴威创业有着“用单车,改变世界”的初衷,可惜的是,ofo这一招被有十几年江湖经验的玮炜小姐姐一句“失败了就当做公益”瞬间秒杀!

名没怎么捞着,可戴威却是全网第一个有投资人愿意为其情怀买单的共享单车创业者。就像电影里,总有神人被主角“天真浪漫、纯洁无瑕”的眼神打动,而甘愿助其一臂之力一样,意义一般都会有神人相助一样,都是激情澎湃、天真浪漫如出一辙,朱啸虎偶然间看到了小黄车,随即主动献上了几百万的膝盖,哦不,是天使投资。

对,ofo的起点就是一则学霸满怀情怀创业、大佬主动送钱的创投圈故事,老套,但怎奈吃瓜的学生就吃这一套。整个2016年,ofo一直主打校园市场,最终覆盖了20座城市、近200所高校,注册用户超过80万,总订单达到900万,日订单超过20万。

ofo“学生献单车,自己做运营”的高校流量收割战略,是慢了点,可胜在高校赛道没有对手,戴威可以高枕无忧,小跑前进。

但老辣的朱啸虎不满足,特别是胡玮炜的摩拜直接在上海做起大众化运营的时候,多年的经验让他在瞬间谋划出了共享单车的商业化投机之路。

怎么说服戴威呢?这个简单,你不是要改变世界吗?世界可远远不止教学宿舍楼,一栋栋写字楼、居民小区、商业广场才代表着真实的世界!

戴威,自然怦然心动!于是,2016年10月,ofo宣布开启城市计划,走出校园。从此,ofo不再是一个人,开始与摩拜演起了对手戏。

烧钱、融资、合并享单车就是一场资本游戏在大多数人眼里,ofo和摩拜就是共享单车的代表,因为只有ofo和摩拜坐上了阿里、腾讯的大船,其余人等只能算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要么是为了佐证“共享单车颜色不够用”的疯狂,要么是“共享单车已死”的炮灰。

有人或许会说,现在的哈罗单车、青桔单车不也过得很好嘛,可你得知道,要不是ofo自己作死,根本没这两位啥事!

所以共享单车的重头戏,就是2016年下半年至2018年初,ofo和摩拜你来我往的宫斗剧。而所有的斗争戏码,他们两家的普通用户都门清,说来说去,也就三板斧:烧钱补贴、拼融资和合并。

归根结底,最后也只不过是一场资本游戏!

ofo、摩拜成立-资本A率先入局占股-花钱请人、造车-投放市场、运营、抢流量-抬高ofo、摩拜市值-鼓动更多资本B入局-资本A可获利退场,亦可继续加码等待下一轮盈利退场时机。

这里的资本,既是朱啸虎之类的专业投机者,也是滴滴这类互联网新贵,更是阿里腾讯两大巨头。但无论如何按照游戏规则,ofo、摩拜和资本可以各取所需,人人都是赢家:朱啸虎带现金离开,ofo、摩拜创始团队成员实现财务自由,ATD收获可观的流量入口……

可偏偏戴威不干,开始犯浑了!明明背靠阿里大本营却私自开通微信小程序端口,触怒马云爸爸的逆鳞,当了回反骨仔;戴威更是罕见地使用一票否决权打脸滴滴,随后逼退滴滴派驻的高管,多次拒绝滴滴的收购计划;至于朱啸虎2017年底提出的“ofo和摩拜合并计划”,戴威更是当做笑话,老朱无奈下果断抽身离场……

毫无疑问,戴威把所有人得罪了一遍。至于动机,或许只能用“我想改变世界,而不是做资本傀儡”来解释了。

戴威和ofo最后的倔强

戴威轴的真不是时候。

浪费太多资源,占用太多公共空间,引发系列乱象……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社会唱衰共享单车的舆论就没停过,领头羊之一的ofo自然首当其冲。

冷酷的资本更是“反咬一口”,ofo从宠儿至弃儿不过弹指之间。自春节之后,ofo就被供应链欠款、用户押金挤兑、资金链即将断裂、股东阻止下一轮融资等不利消息缠住。

去年12月,媒体说ofo就剩3.5亿元可用资金,到了今年1月,虽然又有了6个亿,可媒体又以“每月4-5亿支出”的方程式主动给ofo算命,预估ofo活不过1个月。

用户一边骑着ofo,一边骂着ofo要缴押金;舆论家们坐而论道,大谈为什么不看好ofo;戴威在这种情况下与资本撕破脸,只能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作死。

此时,外表斯文、内心轴硬的戴威,除了对“谣言”否认三连外,只能尽可能体面地区找钱。

所以,ofo才会在今年2月拒绝了阿里增加股权的融资方案,转而用“押车贷款”换来17.7亿元救命钱——“钱,我要了!但还想让我做傀儡?没门!”

在如今的创投圈,戴威的尊严与倔强,显得幼稚且格格不入!但他原本可以取代胡玮炜,成为明星创业者的代名词。

一来,他年轻。90后小戴毕业没多久就开始创业,而80后胡玮炜是职场老江湖了,创业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二来,他是真正参与ofo管理与运营的掌控者,而胡玮炜更像是摩拜对外的一个图腾,实际的管理是王晓峰。不止会谈情怀,还会实操,小戴才是理想创业者的化身。

三来,如果戴威也心甘情愿地向资本妥协,出局后套现的金额比老胡只高不低。而类似“90后身家20亿”的新闻,最能牵动大众嗷嗷待哺的“鸡汤神经”。

可惜,戴威走了跟胡玮炜截然相反的路,很不成熟、很意气用事!

ofo逃不过的结局小戴还是有点本事的。

为了尊严,为了继续改变世界,ofo内部上演了文章开头的一幕。戴威召开动员大会,为的是开源、自救。

第一步,收缩战线,节省不必要的开支。所以,隔山差五就会传来ofo退出某海外市场的消息,攘外必先安内嘛。

第二步,启动数千万两小黄车的掘金路。车身广告、APP广告同时上线,纵使业务量不多,蚊子肉少,总聊胜于无。

第三步,放出“数百城市实现盈利”的消息,应对黑公关。不能任凭市场唱衰,该嘴硬的时候必须硬!

可是,该来的终究要来,非人力所能阻拦,ofo逃不过“败退”的结局。

共享单车本就是伪共享经济。数以千万计的单车实物,加上数以万计的运维人力,共享单车是名符其实的重资产行业!

没有资本的加持后,相比ofo提供的便利服务,其高达近200元的押金足以消磨不少用户的耐心。

同理,失去资本的庇护,ofo根本无法升级和订购新的单车,人为不爱惜、自然损耗,只会让其存量产品越来越破旧,用户体验只会越来越糟,接下来的就是用户流失。

用户流失,也就意味着流量的不足,“信奉流量为王”的品牌主们,又有谁会在ofo上投放广告?戴威赖以吸金的最后一个入口被堵住,破产也就不远了。

事实上,自6月1日就有消息称ofo由于资金链紧张,总部已经开始大规模裁员,整体裁员比例达到50%;高管层同样变动剧烈——曾任COO的张严琪离职,由他带领的海外事业部业已解散……

ofo与摩拜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是慢性死亡,后者或许是逐渐消失在美团粑粑的无边界港湾里。

文章点评